同城、本地微信群分享
生活帮帮帮,找工作、求职、租房、租车,享受生活、食材团购、寻味美食

最可恨的除了偷猎的人…

最可恨的除了偷猎的人,还有借保护濒危物种之名谋利的人。多数人都是真心热爱这些濒危物种的,但是有一小部分人打着旗号牟利。我之前只是耳闻,但随着我在DA和脸书等网站注册账号看见一些老外的所作所为,我亲眼见到了某些老外借保护濒危物种谋利的恶心行为。
有的老外声称爱某种濒危动物,却收集其颌骨,并用荒谬的理由洗白自己。
有的老外声称希望人人都爱这濒危物种,却破坏其他人的宣传活动,只为让自己成为最著名的活动人士。
有的老外声称自己作品是为让所有人都看到濒危动物的悲剧,声称他知道每秒都有很多动物被杀,宣传活动一秒钟都不能耽误,却锁起自己作品搞收费明码标价。
既然要盈利,就不要说自己是公益行为。我最讨厌利用保护动物的作品牟利的行为,你既然要挣钱就不要说自己是奉献是公益。因为,你之所以能写出这些作品,是因为濒危动物在被杀戮,你一边用这个东西搞封闭收钱一边又说宣传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,就是相当于利用濒危物种的悲剧为自己牟利。说句难听的,这就是在挣带血的钱。
有的老外声称当鱼翅贸易禁绝之时保护鲨鱼就胜利了,但是他却给某种会造成大量易危以及濒危鲨鱼物种(比如平滑真鲨)兼捕的渔业公司进行宣传。
宣传保护如果和盈利挂钩,就很容易会变质。

赞(0)

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验证码*
  • 昵称*
  • 邮箱*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