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城、本地微信群分享
生活帮帮帮,找工作、求职、租房、租车,享受生活、食材团购、寻味美食

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

#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#
早晨,我从老婆饼里,吃出来个老婆。
具体场面也没有太清楚。我本还不清醒,这突如其来的一个人惊的我空白了半天。
我们就对坐着,互相看着。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于是打开手机开始查找信息。
‘老婆饼里就能吃出老婆么?’这样类似的句子随处可见,不过倒也没有人明确的说,老婆饼里就吃不出老婆。
我放下手机,开始回想究竟是吃了半只豆沙馅儿的,还是糯米的。我一直买这两款,不过偶尔也会买几只紫薯的。
但最终还是没有记起。
我捏着半块老婆饼暗自盘算,虽然吃了很多年也没有吃出来个老婆,不过现在,毕竟饼已成人,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。
于是,我决定打破僵局。
我鼓起勇气,低三下四的问:“这半块,要不你吃了?”
————
我把这些记录下来,为了让以后的搜索者能找到证据,老婆饼里是能吃出老婆的。 北京·广安门

赞(0)

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

#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#
十二月是个值得纪念的月份。
倒不是因为卅年前的这个月诞下了我,却是因为我活了卅余年,才在刚刚到来的十二月吃到了香榧。
结出香榧的榧树再常见不过,我也从没把这看起来很好压标本的植物和吃联系起来。直到约摸去年秋天,林大博物馆的王老师突然停顿在楼下的一丛榧树前,盯着树枝上那一颗绿油油的蛋子,仿佛流溢出老年痴呆般的涎来。那一刻,我倒是很想“给你个榧子吃”了。
应是我聪敏好学,功课做得较足;尽管是第一次吃这香榧,也并没有如多数江北佬般弄得满口渣子。干枯蛋花般的核又像是萎缩干瘪的脑子;不及同门的松子般光润,也让我想起儿时胡同口老奶奶笑的满面荏苒。
我满怀期待,带着敬意,把这核送进口中。富有仪式感的闭眼轻嚼,待着萦口绕齿的香气。然而许是我不够高雅,三两颗下口,却也没有感悟到什么惊艳涕零的味道。
倒是回味之余,隐隐想起,那年玄武湖畔的春梅,和老人,放飞的纸鸢。

赞(0)

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

#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#
梦里我在地上看到一条鱼。
约是鱼贩送货时掉下的小杂鱼吧,就静静地挺在落霜的树坑。我弯腰把它捧在手中,冰冷而僵硬,便漫无目的的向前走。
走着,走着;我感到鱼尚有颤抖,似乎手心也能感到它的心跳!于是我加快脚步,向我知道的最近的河流奔跑;跑过一处处干涸或冰封,跑过一群群模糊与陌生。
直到,在晨勃中醒来。

赞(0)

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

印度洋的湿气萦在喜马拉雅的颈下。
高山仰止,凝云不前;滋养着巨大的杉树挺入天际,也将飘渺的松萝混进云层。
林下落脚有声,斑驳的金猫刚刚悄然转身;山谷蝉声响彻,犀鸟正徘徊着祭奠落日。
夜空将垂,萤衔星河。姜花在月光下扬帆,牵引着伸出长喙的天蛾赴死;壮硕如狐的鼯鼠震断树枝,目光焚过闪电般的青鼬。
整片森林都在沉寂中喧嚣,整条雅江也在湍急处平静。这是神佑的墨脱,我的每一次呼吸都是亵渎,我的每一次止步,也全是朝圣。
#争当情感博主的吴小咖# 林芝地区 · 墨脱县

赞(0)

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验证码*
  • 昵称*
  • 邮箱*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