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城、本地微信群分享
生活帮帮帮,找工作、求职、租房、租车,享受生活、食材团购、寻味美食

在南美哥伦比亚偏远的热带雨林中…

在南美哥伦比亚偏远的热带雨林中,有一个神秘的地方叫做La Macarena。这里最闪亮的自然奇观,是一条叫做Caño Cristales的河流,它流过保护区南部,每年的7-11月间,仿佛有彩虹落入清流,它会华丽变身,呈现出斑斓迷人的色彩,并由此获得了一个浪漫的名字——“彩虹河”。

我和向导凌晨出发,先在一条荒蛮的河流航行,又搭上越野车一阵颠簸,随后便开始了十多公里的漫长徒步。因为怕错失拍摄机会,我携带了大量的摄影装备,包括各个焦段镜头、外闪、滤镜、三角架、两台机身加上全套水下装备。虽然向导分担了部分,自己仍得背着20公斤的装备。

在彩虹河的河床上,巨大的枯树倒伏在河床上,经河水冲刷和太阳炙烤,变得光滑而苍白,在一片浓郁的色彩中显得特别醒目。这里的河水十分湍急,形成了一些错落的小瀑布,水流越急,那些生长在岩石上,紧贴着水面摇荡的水生植物越是艳丽,演绎着亮红、大红到妖娆的紫红,仿佛有一片烈火在河面上燃烧。

仔细观察,我发现岩石上下,到处都生长着同一种水生植物,长得茁壮的有点像藻类,比较弱小的则如同铺在石头上的苔藓——这就是虹河苔Macarenia clavigera。这种彩虹河流域特有的川苔草科植物属于虹河苔属,独属独种,川苔草科是被子植物里最适应瀑布和湍急水流的一类,营养体长得极为天马行空,像苔藓像地衣或者像红藻,就是不像被子植物。

虹河苔是彩虹河色彩的真正主演,随着水深、生长位置和受光多寡而呈现出多样色彩——越是靠近水面,受光充足的地方颜色越红,而一些光照不充分或较深的地方,则会呈现出淡粉色、橙黄色或嫩绿色。它们在清波中招摇着,像棉花、像云朵、像羽绒,再观察其细微处的结构,又像是伸展的毛细血管和纤维。它们遍布河流,从水上看如融化的彩虹,从水下看则更立体有层次,像是一件巨大而飘逸的霓裳羽衣,让人有云想衣裳花想容的联想。

我在彩虹河下游的一片瀑布下发现了一片深水区域,这里是水下摄影的佳地。在烈日下长途跋涉后,跳下水潭的那种透彻全身的清凉真让人难忘,这里的水体极为清澈,水深大约一米,在这个深度下,虹河苔的颜色呈现又有所不同,它们介于粉红和黄绿,这种奇特的色泽在阳光的波澜中特别耀眼,难以用文字形容。

与这波光艳影作伴的,还有一群群在国内水族店中才能看到的南美热带鱼。灯鱼聚集在水生植物较密集的位置;水流更为湍急的岩石区则是鳅类的乐园;体型较大的慈鲷则爱躲在水底石洞中或是沉木周围。

高负荷的白天拍摄后,黄昏时分我来到了附近一条名不见经传的河流——Caño piedra河,它距离彩虹河不远。我想解开一个心中的疑问,在同一个保护区中,作为同气连枝,毗邻奔流的河流中,是否也拥有类似的五彩斑斓?

混杂着兴奋、疲惫和期待,我来到了Caño piedra河,它流淌在一片浓密的雨林之中。沿河探索,河水时深时浅,常有倒伏树木和大块岩石阻拦,有时可深吸一口气从水底通过,有时则需脱掉脚蹼拎着相机踉跄前行,甚至上岸绕过障碍物再回到水中。树冠缝隙中深蓝色的天幕逐渐变得漆黑,只能依靠手中的灯光,周围时不时传出怪异的响声,陌生的雨林不禁让我有点紧张。

不过,一些活泼的同行者舒缓了我的情绪,靠近水面的草中有成群的溅水鱼和鱂鱼;河岸边有伺机捕食昆虫的灯鱼;河底盘根错节的粗壮树根里则隐藏着大型鱼类,不乏牙尖嘴利的凶狠角色;不经意间,竟然还有一只水龟从我身边慢悠悠地游过。

这条河流的水下环境与彩虹河截然不同,泥质河床上到处是绿色的水生蕨类,还有类似泽藻的植物郁郁葱葱地生长着,河底有倒伏的芭蕉树,黄绿色叶间星星点点是成群的灯鱼,河床上可见落入水底的果实,成为了鱼群的美味点心。然而在这片流域,我没能找到另一道“彩虹”。

彩虹河之所以独一无二,主要是由于独特的虹河苔的存在,而这种植物只能生长在清洁的石壁上,它们紧紧抓住岩石,钟爱清澈的激流,对环境要求高,只能生长于见光、透气性好的洁净水体中。而彩虹河河床铺展在大面积的石英岩上,这一区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裸岩区之一,形成于12亿年前。在漫长的岁月里,大自然研磨冲凿,不断侵蚀,打造了河床上成片的石穴,石槽、石壁,河水清澈,激流奔腾,堪称这种川苔草的完美家园。 张帆-LUCIFER的微博视频

赞(0)

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验证码*
  • 昵称*
  • 邮箱*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