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城、本地微信群分享
生活帮帮帮,找工作、求职、租房、租车,享受生活、食材团购、寻味美食

把南阳水氢燃料背后的庞青年定义为…

把南阳水氢燃料背后的庞青年定义为骗子有点太简单了。

这个人在浙江也算是一个知名企业家,扩张期间在全国有好几个生产基地,浙江本地媒体报道庞青年,一直是褒扬的,哪怕是2017年,他在鄂尔多斯诈骗案闹得沸沸扬扬,不得不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,本地媒体仍然用“以后不会再冒进了”作为结案陈词对他的复出做了正面报道。

不是浙江人心胸宽阔,是庞青年的集团公司下,商用车确实一直做的不错,还曾经拿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大量订单。但他后来在乘用车领域出的一系列问题,根子恐怕就出在他的商用车做的不错上。

他跟李书福差不多同时间开始造车,都在2000年之前就对汽车热情满满,而且庞青年成功的比较早。2001年他跟德国尼奥普兰合作,买下对方的车型在中国生产,每年只需要每辆车给对方几百欧授权费,然后很快在国内的豪华客车领域获得垄断权,一度他的青年客车占据了150万客车市场上90%的份额,德国人不得不看他的脸色。

这导致他后来切入到乘用车领域后,认为这条路可以复制,一心只想跟对方合作车型,希望通过在市场上拿到销售话语权后,就自然什么都好说,而不是像其他车企,早期费尽心思在研发上下功夫。庞青年接受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时说过一句话:“世界上最大的动力是市场,而不是技术。只要占据了市场,就好说话。”

但他在乘用车上几乎一败再败。寄予厚望的莲花轿车实际销量跟目标预期差一半,跟马来西亚莲花工程合作期满后,莲花汽车在中国市场上还没有进过畅销车榜单。忙活好几年,失去了国内民企造车最好的机会,后面一系列动作变形也就不奇怪了。

之后在收购萨博上,可以说把庞青年偏执和想要一步到位的心态表现的淋漓尽致。08年通用放风出来要卖萨博开始,庞青年就一心要买,从08年盯到12年,给出的报价从20亿克朗加码到46亿克朗,但最终这笔买卖被别人用18亿克朗搞定。

而在谈的过程中,庞青年还一直不断的给萨博注资,《汽车商业评论》在一篇报道中提到,青年汽车在5年收购谈判中,前后给萨博输血5亿元。直到萨博宣布破产一周前,青年汽车还向其注入了340万欧元。

而这次漫长崎岖的收购,正是庞青年所谓鄂尔多斯诈骗案的关键部分。

庞青年在谈收购的同时,对鄂尔多斯政府夸下海口,称要投资200多亿,把即将收购到的萨博生产线建在鄂尔多斯。2011年,正是鄂尔多斯被质疑“鬼城”,“地产崩溃”论盛行的时候,当地政府对这样一个前景明媚的汽车产业简直欢欣鼓舞,除了给地给政策,还承诺给庞青年的公司配额10来亿吨煤炭资源。

庞青年转身就找到一家吉林的能源公司,把煤炭指标卖给了对方。吉林这家公司也随即按合同将2亿定金打给庞青年。但后期收购失败,鄂尔多斯政府最终没有把煤炭指标给庞青年,吉林这家公司开始上门追讨定金,庞青年一度只能躲起来,中间还把对方告上法庭,称对方打款不及时导致了萨博收购失败。

那个项目最后完全是一地鸡毛。

吉林那家公司曾求助当地警方,到浙江金华要人要钱,要钱的事情因为管辖权一直闹到了公安部出面,要人的事情更狗血,吉林这边发了批捕令,想对庞青年采取强制措施,但庞青年是人大代表,只能先报请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批准“暂停执行代表职务”才能行动,可浙江这边不配合,吉林也只好作罢。

庞青年这些年其实一直都没停止在商业舞台的活动,水氢燃料项目最早是2017年在浙江这边就露面的,并且由开头说的浙江本地媒体做的正面报道,只是不知为什么最后没在浙江拿到钱,而是跑到南阳去了。

看庞青年的履历,有种看贾跃亭履历的感觉,贾跃亭说“就算造车让乐视万劫不复,也义无反顾”,庞青年在宁夏、鄂尔多斯的项目都曾被质疑为“诈骗”,这么多年了,居然仍然乐此不彼围着“汽车”打转。

说到这儿,更不能理解的是,怎么各地政府就那么容易被骗呢?

赞(0)

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验证码*
  • 昵称*
  • 邮箱*
  • 网址